明非ᝰ路

你就是我的(六)

  为什么,为什么,不,你就是我的,路明非,这是你逼我的。

  躺在床上的恺撒,一闭眼,就会想起路明非与其他人的照片,心里就烦。怎么也睡不着,越想越难受,最后,他想到了一个办法,能把他永远的留在自己身边。

  两天后,恺撒,给路明非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 “明天,下午两点,到学校附近的商店门口等我。”

  “啊?老大,明天放暑假呀,我还要赶飞机啊?”

  “误机了我给你补。”

  草草挂了电话,“别怪我。”转头对身后的帕西说“都准备好了吗?”

  “一切都按您的要求准备好了。”

   “嗯,那就好。”
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往下就是要准备囚禁梗了,会有肉!


你就是我的(五)

  “我觉得,路明非跟你在一起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“…我就觉得他有点针对我!”

“呵呵,我要是给你看个东西,你更上火!”

『路明非与芬格尔在操场对视照』

  『路明非与楚子航一起在图书馆学习照』

  『路明非给零递水照』

  恺撒“……这也太过分了吧!你好像还藏了一张。”

  诺诺“这张就别看了…”

  诺诺来没说完,恺撒就抢过电脑翻到下一张图片。

  恺撒“…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。”

  『路明非与诺诺在山顶看星星照』

  “这个你听我解释。”诺诺慌忙的说。“解释个屁,我的天啊,不是我那里不好,他怎么就不跟我走那么近呢。”

  “气大伤身。”

  恺撒听完,摔门走了。

   “活该。”诺诺看着可怜的门说。

 

你就是我的(四)

  某只已炸毛的大少爷,怒气冲冲地杀到路明非的宿舍面前。刚打算敲门,就听到身后的声音。

  “这次真的太感谢师兄啦!”

  “没事儿,有什么需要,你说一声就行了。”

  ……我去,跟楚子航在一块儿就没有危机没有压力没有害怕的感觉?这有点儿过分了吧?

  “诶,老大你怎么在这儿?”路明非抱着一堆本子和书看到恺撒站在自己的宿舍门前。

  “那个路过。”(活该你追不到媳妇儿,真怂啊。)

  “哦”

  “那师兄老大,拜拜。”

  “嗯”

  只听咔嚓一声,路明非进了屋。

  当路明非关上门后,只留下两个社团,老大对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哎~今天军训好晚啊,可能今天写的有点少。

往下,是囚禁风格了,不喜勿喷哦,当然也可以选择不看。

说实话又想开个新坑了,父子文有没有想看的?

 

 

 

你就是我的(三)

  下课后,恺撒想找路明非问问,为什么不坐我旁边儿?零那儿有什么好的。被诺诺一把拉住“你是不是傻呀?你俩现在只是老大跟小弟的关系,而且他要是想坐,难道会不去?算了,就你这脑子,我帮你问问不就好了。”

  正在学校超市买东西的路明非,刚拿起一盒薯片儿,只感觉背后的一拍,一回头看到的却是诺诺。“嘿,小弟买薯片儿呢,不打算也给我买一盒儿吗?”

  “师姐你想要哪一种口味?”你看到了诺诺,路明非一下子就精神了。(心疼恺撒一秒钟。)

  “算了吧,我逗你呢,我问你你跟零什么关系?”

  “哈,师姐你别逗我了。我俩啥关系都没有啊。”

  “呵呵,骗谁呢?那为什么好几个空座位,你就坐她旁边儿”

  “师姐冤枉啊,她叫我去的。”

  “哦,她叫你去你就去,那恺撒的哪儿,你咋不去呢?”

  “呃…老大也没叫我去啊。而且我为什么要去老大那儿?”

  “我就是个比喻。”(你这个比喻的呵呵。)

  “我觉得做老大那儿有压力也危机,而且师姐我感觉老大挺吓人的。”

  “所以你就坐在零哪儿?”

  “……不是”

  “哈,不逗你了,我要牛肉味儿的。”

  “哦,不是不要了吗?”

———我是一条可爱的分界线———

  “危机.压力.可怕?,我在他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形象?”“别对着我喊,我又不是他。”“我不服,这明明是针对我呀。”“呵呵”诺诺看着正在气头的恺撒。

你就是我的(二)

  按理说加图索家的少爷恺撒是不会上课的,他可是要多叛逆,有多叛逆,曾把游泳池里灌满香槟开派对。我是。为了自己的“爱人”(还要不要脸?)他只好甘心上课,连昂热都还奇怪,这难道就是中国人说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还是恺撒抽风了?

  听昂热课的人很多(废话,校长的课谁敢不听?)看着教室里的座位快满了,恺撒庆幸的看着他旁边的空座,心里想着“来呀”(你也太猥琐了吧?)

  呵呵,计划赶不上变化。路明非来的时候,恺撒还没张嘴就听到一个女声传来“路明非,坐这儿吧,我旁边儿有个工作。”“哦,好的,谢谢你呀!零。”(这能让你如意?)

  …我天呐,零是什么时候杀出来的?这就是中国里所谓的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吧!

  某位大少爷这节课非常不开心,阴着脸听课,至于他听没听进去咱也不知道,咱也不敢问。

  台上讲课的昂热“这小子又抽风了?”

你就是我的(一)

  不知是何时,恺撒竟发现对自己的小弟起了歪心思,这个秘密只有一个人知道——诺诺,名义上,她是自己的未婚妻,实则只是合作关系。

  对于自己的小弟,恺撒真是拿他没办法,每次想跟他有点更近的关系,可他总是对他的好避开,对任何人都一样。

   恺撒本想在他毕业后,向他表白,他们两个人会永远在一起,他想要什么,就给什么。他喜欢打游戏,就陪他打游戏;他喜欢吃零食,就给他买好多零食;他想要手办,就给他买一屋子的手办;他喜欢诺诺…想都别想(说好的啥都给呢?)

  哦,忘了告诉你们,他爱的人叫“路明非”(不说也都知道)

~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~         

新人写文,麻烦支持!